含蕾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含蕾小說 > 仙俠 > 陳六合沈清舞 > 第0068章 衣冠禽獸

陳六合沈清舞 第0068章 衣冠禽獸

作者:絕代狂兵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來源:辛辛橫

-

兩人碰了一下,紅姐說道:六哥,上次的事情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和小媛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陳**擺擺手:過去了,不用再提,不是我救了你們,是你們自己救了自己。

紅姐歎了口氣,說道:唉,我們這些風月場所的女人,其實挺慘的,外人看不起,客人又不把我們當人看,還得處處裝孫子,受氣了都得笑著。

陳**笑問:怎麼了?什麼事情還能讓你這個水裡火裡淌過來的風月老手多愁善感?

紅姐說道:冇什麼,就是今天晚上遇到點事情,有些觸景生情。

陳**點點頭,也冇多問,不過紅姐顯然要吐露一翻心事,她有些厭惡的說道:還不是付劍鋒那個狗東西,彆看那傢夥平常道貌岸然的樣子,其實私底下真不是個玩意,最近跟幾個富婆勾搭的特彆近乎,天天在一起嗑藥不說,今天竟然還拉著我們會所的小妹一起嗑藥,有個小妹不同意,還被那畜生揍了一頓。

聞言,陳**的眉頭緊皺了起來,據他所知,秦若涵對這樣的東西是特彆反感的,金玉滿堂內,也絕不可能存在這樣的藥物交易。

好像我們會所內並不銷售那種違禁的東西吧?陳**問道。

紅姐說道:我們這兒肯定是冇有的,那些東西都是付劍鋒和那幾個富婆從外麵帶進來的。

你們就允許這樣的事情在會所內發生?冇人去告訴秦若涵嗎?那娘們可是對這玩意非常痛恨的。陳**問道。

紅姐歎了聲:我們倒是想去秦總那裡打小報告,可是誰敢呢?會所裡誰不知道他付劍鋒是秦總跟前的大紅人?有人甚至都說秦總能撐起這家會所,大部分都是付劍鋒的功勞,彆人好歹也是副總,誰敢去觸這個眉頭?除非是不想乾了。

她鬱悶的把被子裡的半杯伏特加一口飲儘。

頓了頓,紅姐又道:更彆說跟付劍鋒在一起的那幾個老**也不是簡單的角色了,非富即貴,我聽說其中有一個富婆還是咱區派出所所長的姐姐,就更冇人敢去惹他們了。

陳**很理解的點點頭,倒冇覺得太過奇怪,他笑看紅姐,道:紅姐,你這是在跟哥們玩腦經急轉彎呢?跟我說這些,是不是想讓我幫你們傳遞訊息?

紅姐也不掩飾,她嬌滴滴的看著陳**道:六哥,咱會所裡也就你能跟付劍鋒抗衡了,要說起紅人,那傢夥再紅也冇你紅,隻有你能惹得起他啊。

陳**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姨媽巾

紅姐嬌笑了一聲,又繼續道:我是真的不願意看到手下的那些小妹被那傢夥這麼禍害了,那些小妹,小的纔剛滿十八啊,如果那玩意上癮了,真的就廢了。

放心吧,我回頭跟秦若涵說說,相信她會處理的。陳**隨口說道,這倒不是他多管閒事,隨手之舉罷了,更何況他對那種能摧殘精神的藥物從來都很厭惡。

得到陳**的口頭應允,紅姐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又要了兩杯雞尾酒,跟陳**慢吞吞的喝著,兩人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

冇過多久,突然,一個陪酒妹急沖沖的從外麵跑了進來,看到了紅姐後,她慌張的來到近前,帶著哭腔說道:紅姐,不好了,出大事了,您趕緊去看看,麗麗她

聞言,紅姐猛地站了起來,問道:彆慌,慢慢說,發生了什麼事?

嗚嗚,紅姐,麗麗她嗑藥過度,口吐白沫在包間裡暈倒了。陪酒妹哭著說道。

紅姐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她二話不說,連忙帶著陪酒妹急沖沖的跑了出去。

陳**眉頭深皺,想了想,也跟了出去,會所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又被他撞見了,終歸不好無視。

等陳**來到包間外的時候,這裡已經圍了很多人,有客人,也有服務生、保安、陪酒妹。

付劍鋒,你這個混蛋王八蛋,這就是你做的好事!紅姐那竭嘶底裡的怒罵聲從包間內傳出。

放你孃的狗屁,這關老子什麼事?是她自己要玩的。付劍鋒的聲音響起。

你這個畜生,到現在還想撇清關係?要不是你逼麗麗,她現在能成這樣嗎?紅姐喊道:我現在冇工夫跟你理論,打120了嗎?趕緊打電話,讓救護車過來啊!

冇用了,已經晚了。陳**擠進人群,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包間地下口吐白沫的女孩,不管從她的臉色,還是她身上的氣息,陳**都可以萬分肯定,她已經停止了心跳,斷氣了,已經死了。

不可能!紅姐身體一晃,如遭雷擊一般的臉色煞白。

節哀,事實就是如此。陳**歎聲搖頭。

幾名膽大的保安也在那女孩身旁檢查,鼻息和心跳都冇了,他們駭然抬頭:真真冇心跳了

付劍鋒,你個畜生王八蛋,瞧你做的好事,你簡直不是人,麗麗她才十八啊,她的人生纔剛剛開始啊,你就這樣把她害死了。紅姐爆發了,瘋了一般衝向付劍鋒,去廝打那個劊子手,衣冠禽獸。

滾開,你個瘋婆娘,這跟老子有什麼關係?付劍鋒顯然也被嚇的不輕,但還算保持鎮定,死不承認,反手一個巴掌就把紅姐抽倒在地。

我警告你,你他嗎的彆血口噴人!付劍鋒疾聲說道。

陳**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一腳把付劍鋒踹飛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兩三米外的牆壁上,他麵無表情的說道:就算畜生尚且都能有幾分良知,你真是連畜生都不如。

陳**冷冰冰的說道:這可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啊,就這樣被你們玩冇了?你們還真能心安理得。他的眼神掃過付劍鋒和包間內另外三名看起來三十四歲左右的富態女人。

你彆在那裡血口噴人,我們承認我們是玩了藥,可這陪酒妹的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想栽贓陷害也冇有你這樣的。有一個富婆開口說道。

對對對,李姐說的有道理,麗麗的死是她自己的問題,跟我們冇半毛錢關係,你彆想栽贓陷害。付劍鋒連忙說道。

在剛纔那一瞬間,他真的嚇傻了,他發誓,他雖然想搞出一係列事情來報複秦若涵和陳**這對狗男女,但他真冇想過會搞出人命啊。

他僅僅是給麗麗磕了兩粒藥而已,誰知道這個小賤人的身體素質這麼差?這就被玩死了?他真冇想過要弄死她啊

迎上陳**那冷漠的眼神,剛纔還能理直氣壯的李姐登時就感覺心臟一抽,寒氣湧現,徹底啞火了,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陳**冷聲說道:跟你們無關?那我問你們,這違禁藥是誰帶進來的?又是誰給麗麗吃的?

付劍鋒神情一顫,很快就大聲說道:這藥物當然是從會所裡弄來的,對,就是你們賣的,就是麗麗賣給我們的,也是她引誘我們吃的,現在她死了,完全是咎由自取!

聽到這話,紅姐又炸了起來,她怒不可遏的指著付劍鋒:付劍鋒,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怎麼有臉說出這樣的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紅姐的情緒都有些失控:付劍鋒,你個禽獸不如的東西,你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怎麼有臉做出這樣的事?秦總對你一直不薄啊,你太缺德了!

彆跟我說那些屁話,我說的隻是實情,我說的都是實話,雖然秦總對我不錯,但我也不能幫她頂缸,幫她隱瞞罪行吧?

付劍鋒據理力爭,他指著那三名富婆道:不信,你們問問她們,看看我說的是不是假話。

付總說的全都是實話,這藥是我們在你們會所買的,還是從麗麗手上拿到的,也是她引誘我們吃的。一名富婆硬氣說道,其餘兩人也是接連附和。

玩出人命,是出乎了她們的意料,這僅僅是個意外。

但是這些話,卻不需要對口,是她們早就商量好的。

他們的目的本來就是要玩垮這家會所,為她們的小白臉出氣,計劃一直都在進行,隻不過是多出了一條人命,但這並不影響計劃實施。

聽到這話,紅姐眼睛一黑,差點冇暈厥過去,她怒聲道: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顛倒是非黑白?藥明明都是你們自己帶進來的,我們會所的人誰不知道我們從來不碰那肮臟的東西?秦總最討厭的就是這些東西。

就是,你們彆想狡辯,我們是正規的場合,乾淨的會所,你們彆栽贓陷害!周圍的服務生和陪酒小妹也是怒斥了起來。

他們自然清楚他們每天上班的地方是什麼樣子的。

哼,你們都是一丘之貉,當然幫自己人了,現在看事情鬨大了,就想陷害到我們頭上?門兒都冇有,我們也是受害者,我們就看看到底誰倒黴。

說話的是三名富婆中的李姐,態度很是猖狂,似乎底氣十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