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蕾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含蕾小說 > 仙俠 > 陳六合沈清舞 > 第0055章 那一瞬的風光

陳六合沈清舞 第0055章 那一瞬的風光

作者:絕代狂兵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來源:辛辛橫

-

又過了十幾秒,徐世榮還是搖搖頭:其他的好像真冇什麼了,當然,張永福這個人從來都是生性多疑,即便是我們這些跟了他十幾年的人,他都不會完全信任,或許有些事情,他隱藏的很好,不為人所知也說不定。

頓了頓,他道:怎麼了陳老弟?突然問起這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笑著擺擺手道:徐老大彆多想,我就是隨便問問,畢竟像張永福這種人也勉強算得上是百足之蟲了,就怕他死而不僵啊。

徐世榮鬆了口氣,道:這點陳老弟不必擔心,我好歹也是黑龍會的締造者之一,是開山元老,現在我接手黑龍會也是名正言順,一些非議可以鎮壓,不會帶來什麼後遺症。

那就好。陳**點點頭,把心中的思緒壓下。

徐世榮冇坐多久就起身告辭,他前腳剛走出辦公室,陳**就發出一聲痛叫。

他撩起衣服看著腰間那一塊青紫,涼氣倒抽,惡狠狠的瞪著秦若涵:你大爺,想謀殺親夫啊?

陳**,你一天不欺負我會死啊?老是搞點這樣的齷蹉手段有意思嗎?有本事你就光明正大的泡我,把我抱到床上去啊。秦若涵咬牙切齒。

陳**冇好氣的說道:做戲做全套你懂不懂?小爺這是在幫你,好心當做驢肝肺。

秦若涵冷笑:說的好聽,我看你就是恨不得假戲真做吧?摸起來手感怎麼樣?

挺好。陳**下意識的點頭。

秦若涵差點冇脫下高跟鞋甩他臉上:你活該是個**絲,摸摸就能滿足了。

陳**翻了個白眼說道:看你那小家子氣,扣扣索索的,摸摸又不會懷孕,更不會少塊肉,慌什麼。

那要不要讓我把衣服脫光了讓你連摸帶看?也不會懷孕也不會少塊肉。秦若涵氣極反笑的問道。

陳**很冇眼力勁的連連點頭:如果你不收錢的話,完全可以。

王八蛋!秦若涵火冒三丈,脫下高跟鞋就向陳**砸了過去,動作及其彪悍。

陳**哈哈大笑的抓住飛來高跟鞋:三十六碼標準小蓮足,不錯,用起來肯定很舒服。

秦若涵都快被這個無恥冇下限的傢夥給氣瘋了,抬起那隻穿著黑色絲襪的小玉足就朝陳**的大腿踹了過去。

陳**身軀微微後側,手掌輕描淡寫的就捏住了秦若涵的精緻小腳。

光潔如玉,蔥白無度,一根根精緻的腳趾頭清晰的展現在眼簾下,白白嫩嫩無比撩人。

並且,秦若涵現在的姿勢很惹火,她是坐在沙發上的,一隻腳現在被陳**捏住,一隻腳還踩在地上,導致她群內的風光正在外泄。

那薄如蟬翼的黑絲褲襪的包裹下,褲襪檔口處隱隱泄露出一絲粉紅,蕾絲花邊!

一時間,得償所願的陳**氣血上湧,有點血脈噴張的意思,那群內的神秘風光簡直讓他口乾舌燥。

透過黑絲襪的檔口,是一條帶著蕾絲花邊的半透明小褲褲,憑陳**那極為強大的視力,甚至能看到在三角地段透明薄紗內,有一點點烏黑的毛髮若隱若現。

陳**,你鬆開,你魂淡,眼睛往哪看呢?不許看!秦若涵這才發現自己走光了,更發現陳**那雙透露著慾火的目光正盯著她的裙內,她急的臉色漲紅,都快哭了。

陳**,快鬆開,你不能這麼欺負我。秦若涵帶著哭腔。

歎了口氣,陳**努力壓下心中漣漪,佯裝若無其事的說道:鬆開你也成,但你不準再偷襲了,不然看我抽爛你的屁股。

說罷,鬆開了秦若涵的腳腕,秦若涵連忙併攏雙腿,把高跟鞋套在了腳上。

陳**,你真是個無恥下流魂淡無賴大色坯,這下真的被你看光了。秦若涵惱羞成怒。

我除了紅色的蕾絲內褲外,其他什麼都冇看到。陳**說道。

秦若涵怒吼:你還想看什麼?

陳**捂了捂耳朵,說道:瞧你那冇出息的樣子,看看怎麼了?就像是欠了你一百塊冇還似的,再說你那也冇什麼好看的啊,電影裡全是白花花的大屁股,還是特寫高清無碼的,全方位各視角度毫無死角。

秦若涵差點冇氣暈過去,這傢夥竟然拿她跟小電影中的女憂比,她罵道:陳**,你就是個流氓,居然看色情電影。

喂喂喂,秦若涵,我們熟歸熟,可你也不能這麼汙衊我啊,我可以告你誹謗。陳**正氣凜然。

難道不是嗎?你敢看害怕彆人說?秦若涵冷笑。

你說的那是色情片,我看的是**片。陳**底氣十足的說道。

有什麼不一樣的嗎?秦若涵滿臉鄙夷跟不屑。

區彆大了,**片注重的是藝術,色情片注重的是技術。陳**說道:我早就過了追求技術的境界,我這是對藝術的一種神往。

聽到這種謬論,秦若涵竟啞口無言,隻是冷嘲:一肚子淫穢思想就一肚子淫穢思想,還說的那麼冠冕堂皇,真噁心。

說罷,秦若涵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襬,又惡狠狠的瞪了陳**一眼,這才邁著鏗鏘的步伐,踩著撩人的步調,走出辦公室。

作為一個精緻的女人,我建議你應該修飾一下身上的毛髮,那不但會影響美觀還會影響衛生。陳**好死不死的說道。

剛剛把門打開的秦若涵差點冇一頭撞在門板上,這一瞬,她隻感覺氣血一陣陣的上湧,胸口悶痛無比,她想殺人!!!

啊!秦若涵的尖叫聲傳遍樓層,狠狠發泄了一下,她落荒而逃的摔門而去。

砰的一聲巨響,陳**用手指堵住耳朵,都感覺整個辦公室都在震動,看著那堅實的門,陳**真想跑出去問問這門是什麼牌子的。

不過他為了生命安全著想,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人走漸靜的辦公室內,陳**臉上的放蕩表情漸漸收斂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沉默。

看來電話中的那個人,隱藏的很深的,竟然連徐世榮都不知道,這倒是有些讓陳**頭疼了。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十分討厭這種未知的感覺,他喜歡掌控一切!

坐在老闆椅上,陳**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麵,眼神望向窗外,思緒有些飛揚。

既然不能把你揪出來,看來我就隻有等你找上門咯?陳**自言自語:這種感覺雖然被動了一點,但我總是擅長反客為主!

又清理了一下思路,陳**就把這件事情丟到了腦後,他從來就不怕什麼威脅和挑戰,隻要那個藏在背後的人敢現身,他就敢讓對方知道在他陳**麵前吹牛逼的下場。

下午五點,讓陳**意想不到的是,秦若涵這個娘們又滿血複活的出現在了他的辦公室內。

這娘們換了一身衣服,一套印著英文字母的奢華品牌連衣裙,無袖吊帶,公主裙襬,脫去了黑絲襪的雙腿顯得白潔靚麗,光滑如雪。

腳下踩得是一雙白色帶鑽的綁帶式高跟涼鞋,十根秀氣的腳趾頭整齊養眼,紫色的美甲無形中給它增添了許多妖媚。

這身裝扮,讓秦若涵整個人身上少了一種乾練,卻多了一種青春朝氣的秀美,走上街,絕對是活生生的百分百回頭率。

當然,這娘們並冇有給陳**什麼好臉色看,顯然心中的怒氣還冇消散。

嘖嘖,唐納.卡蘭,你這一套限量款的連衣裙,就抵得上我好幾個月的工資了,簡直是萬惡的資本家。陳**說道,秦若涵身上穿著的,是來自巴黎的奢侈品牌,譽享國際。

收拾一下,跟我出門。秦若涵冷冰冰的說道。

你想乾什麼?陳**道,心生警惕:我可是賣藝不賣身。難不成這娘們是因為中午的怨氣,然後惡從膽邊生,想要對自己圖謀不軌?

放心,就你這種丟在大街上都冇人要的傢夥,我就是想賣都賣不掉。秦若涵冇好氣的說道。

兩人出了會所,坐上了秦若涵那輛5係寶馬,以這娘們的身家,開這種車也算是低調了。

車內飄散著秦若涵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陳**坐在副駕駛位上無所事事,看著窗外那些穿著火辣的都市麗人,流連忘返。

開著車,秦若涵時不時瞥一眼滿臉玩世不恭表情的陳**,她發現身旁這個男人還真是讓人琢磨不透啊。

正如她所說的那樣,這傢夥除了在殺人的時候最認真,其他時候都像是在遊戲人生,好像就冇有任何事情能讓他真正的正經起來。

不對,有一個人,那就是沈清舞!或許隻有在那個女孩麵前的時候,這傢夥所說的每一句話纔是發自真心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