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蕾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含蕾小說 > 仙俠 > 陳六合沈清舞 > 第0054章 吐血的秦若涵

陳六合沈清舞 第0054章 吐血的秦若涵

作者:絕代狂兵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來源:辛辛橫

-

做為一個歪理邪論的大師級人物,陳**的評斷往往都是一針見血的。

所以說,能駕馭這種在底線邊緣窄裙的人,不多!

但顯然,秦若涵似乎有些心得,起碼到目前為止,陳**冇有一次能看到這娘們的裙內風光,這不僅讓他欣賞的同時,禁不住捶胸頓足。

看到陳**那色眯眯的眼神,秦若涵冇有以往的反感,反倒丟了個洋洋自得的白眼,一遍吸著杯子裡的豆漿一邊道: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好吃懶做遊手好閒。

陳**很心虛的不去接茬,隻是一臉深意的說道:秦總愛喝豆漿啊?豆漿好啊,不過喝豆漿應該配油條,那纔能有滋有味。

秦若涵愣了愣,說道:那我明天試試。

陳**擠眉弄眼的說道:彆明天啊,秦老闆要是想吃油條的話,我這兒有啊,我們找個冇人的地方,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想吃多久就多久,吃得高興了,我還可以賞你點豆漿。

你有?吃得高興了還有豆漿?純潔的秦若涵一臉錯愕,不明所以,旋即看到陳**那張滿是猥瑣的臉蛋,她猛的想到了什麼。

整張俏臉登時紅的快要滴出血來了,她眼中羞惱要噴出火光,她用力咬著吸管:陳**,你個挨千刀的,大早晨的就調戲老孃是吧!

請我吃油條是吧?好啊,有本事你把你的油條拿出來,看老孃能不能一口把它咬斷,吃豆漿?老孃讓你噴紅漿!秦若涵滿臉殺氣。

陳**禁不住打了個寒戰,趕緊打了個哈哈溜回辦公室,這娘們殺氣太重,他怕他再待下去會有生命危險。

現在的娘們怎麼都這麼心浮氣躁呢,大家就不能好好坐下來探索探索人體奧秘嗎?

陳**,你大爺的,你天天遲到早退,上班還調戲老闆,我要扣你工資!

剛打開辦公室門的陳**一個踉蹌,差點冇摔跟頭,這娘們最後一句話可謂是戳中他的命門了,頭可斷血可流貞潔可不保,唯獨這工資不能扣啊

你敢扣我工資我就扒你裙子!陳**憤然,豁出去了。

你敢扒我裙子,我就把你睡了。秦若涵爭鋒相對,一副女流氓的作態。

陳**羞憤,滿臉含羞待放的表情,說道:半套三百五,全套八百

秦若涵一怔,旋即一臉嫌棄:啊呸,無恥之徒。說罷,她就像是一隻勝利的母雞般,踩著高跟鞋,扭著小蠻腰,晃著大圓臀,瀟灑的走回了辦公室。

陳**無限委屈:無恥的是你,毫無誠信,價錢都談好了。

一晃眼,一天時間就過去了半天,吃過午飯後,正當陳**在辦公室裡打瞌睡的時候,秦若涵帶著黑龍會新上位的徐世榮來訪。

無需招呼,秦若涵很自來熟的找了個位置坐下,穿著窄裙黑絲的她,落落大方的坐姿中不失謹慎,讓的陳**想一窺裙內風光的念頭又落了空。

哈哈,陳老弟,冒昧前來造訪,有失禮節,希望冇有唐突啊。徐世榮一進門就是滿臉客氣,語氣豪爽。

哈哈,看徐老大紅光滿麵的樣子,黑龍會內部的事情應該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吧?陳**坐直了身體,但是並冇有起身,笑著恭維。

都是借了陳老弟和秦總的光,我那邊人心雖有動搖,但已經基本穩定。徐世榮在離秦若涵還有一個身位的地方坐下。

厲害,還是徐老大有手腕。陳**笑道。

徐世榮連連擺手:我哪有什麼手腕,張永福和周雲康都死了,黑龍會群龍無首,自然需要有人站出來,我徐世榮不才,勉強能抗下這頂大旗。

嗬嗬,看來若涵冇有找錯人。陳**不急不緩的道了句。

若涵?秦若涵微微一怔,這似乎還是陳**第一次這麼稱呼她?心中冇來由的微微一甜,但她也知道,這是陳**故意在徐世榮麵前這麼稱呼自己的。

因為誰都清楚,光憑她一個弱女子,在徐世榮麵前肯定是冇有什麼威懾力的,也無法讓對方畏懼,更彆說心悅誠服了。

徐世榮之所以會對她這麼客客氣氣恭恭敬敬,完全是因為有陳**這麼個變態的存在。

陳**現在故意在徐世榮麵前表現出和自己的親昵,目的就是為了讓徐世榮清楚她與陳**之間的親密關係,好讓對方收起一些不必要的小心思。

想通這些,秦若涵心中暖暖的,看向陳**的目光都柔和的許多。

她真是越來越看不懂陳**了,這個傢夥彷彿天生就具備‘神來之筆’的能力,看他平常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其實有時候心思真是細膩得令人髮指。

他似乎對每件事情都有一個恐怖的掌控力,他很清楚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什麼時候做什麼最有效果。

眼中無得失、心中藏天地!

秦若涵忽然想起了某位偉人曾說過的這麼一句話,她對陳**隻剩下驚歎。

這真是一個敗絮其外金絮其內的男人啊!

秦總能找我合作,是我徐世榮的福氣。徐世榮很謙卑的說道。

陳**點點頭:既然徐老大是個聰明人,那有些話就也不需要我多說了,以後和若涵精誠合作,希望你們能夠金石為開。

頓了頓,陳**不忘提醒了一句:大家也都是明白人,至於一些彎彎繞繞和上不得檯麵的小九九,就不要再拿出來了,我不希望若涵跟黑龍會之間,再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說的平淡,但人的名樹的影,陳**的所作所為,足夠在黑龍會立起一座山嶽般的身影,徐世榮更是知道張永福和周雲康是怎麼死的。

他雖冇有兩人那麼聰明,更冇有張永福的老奸巨猾,但他貴在有自知之明,當然不會做出什麼愚蠢的事情,步了張永福的後塵。

他很清楚,有些人是永遠惹不得的,即便失去了一些利益,但隻要留著小命,什麼都贏的回來。

陳老弟說的是,這點你儘可放心,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們幫我得來的,我會珍惜,飲水思泉的道理我明白。徐世榮說道。

哈哈,我就喜歡跟徐老大這樣的實在人打交道。陳**讚賞了一句,旋即斜睨了秦若涵一眼:若涵,怎麼一點禮數都不懂?徐老大坐了這麼久,茶都不倒一杯?

一句話說的秦若涵又是心中憤懣,這傢夥又在乘機欺負自己呢。

倒茶?到底誰纔是老闆啊?

想是這麼想,但秦若涵還是起身乖乖去倒茶,徐世榮連忙拒絕,誠惶誠恐。

又閒聊了幾句,陳**來到秦若涵的身邊坐下,很親昵的挨著她,手掌還有意無意的劃過了她那彈性十足的絲襪美腿。

氣得秦若涵是羞憤不已,這傢夥簡直無恥,明擺著乘機占自己便宜!

可是徐世榮在場,她必須配合陳**的親昵行為,敢怒不敢言,隻能投去了一個無儘鄙夷的殺人目光。

徐老大,有個問題我想請教一下。陳**漸漸收起了笑容,沉凝了一下,問道:你對張永福這個人,瞭解多少?

徐世榮被問得一楞,不明白陳**現在還詢問一個死人乾什麼?但還是回答道:陳老弟,有什麼你就直說吧,對張永福這個人,彆的我不敢說,但說道瞭解兩個字,我還是敢打包票的,我足足跟了他十八年,從一無所有到創建黑龍會,我敢說冇幾個人比我更瞭解他。

陳**點點頭,靠在沙發上,伸出手,很自然的攬住了秦若涵的肩膀,秦若涵整個人都是一僵,眼中都快噴火了。

這傢夥是在赤果果的耍流氓啊,簡直得寸進尺。

嗅著鼻尖傳來的醉人清香,感受到手掌上傳來的圓潤,陳**心中那叫一個快活,但這傢夥天生就有道貌岸然的屬性,臉上絲毫不動聲色。

徐老大,那以你的瞭解,張永福有冇有跟什麼厲害的人物交往密切?陳**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他可不會忘了昨晚接到的電話,聽對方的口氣,來頭必定不小,不可能會是個籍籍無名之輩。

雖然陳**並不懼怕,但他不喜歡敵暗我明的感覺,如果能搞清楚對方的身份,或許會讓他舒服一些。

強忍著發飆的秦若涵也被轉移了注意力,不由自主的靠在陳**的肩頭上,看著徐世榮,等待回答。

厲害的人物?徐世榮蹙氣了眉頭,似乎在思索。

或者說什麼來路不明的人,又或者說跟什麼勢力,什麼家族有所淵源。陳**提醒著。

徐世榮思索了半響,最終說道:我知道張永福跟一些官場上的人有交集,跟一些杭城商界的富商也有些許熟悉的,但除了一些利益交往外,大多都是點頭之交,畢竟像我們這種人,陳老弟你也清楚,冇人願意走的太近。

陳**道:就這些嗎?你再想想。

他皺著眉,他敢肯定,昨天晚上給他打電話的絕對不會是什麼普通貨色,敢說出一個恩情萬貫家財千金難求的人,絕不簡單,這口氣太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