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蕾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含蕾小說 > 仙俠 > 陳六合沈清舞 > 第0102章 送上門了

陳六合沈清舞 第0102章 送上門了

作者:絕代狂兵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7 10:31:22 來源:辛辛橫

-

聽到秦若涵的回答,饒是陳**不想,也禁不住翻了個白眼:說你胸大無腦你還不承認,你連你自己要去參加什麼樣的商業酒會,連這個酒會的主辦方是什麼商會,都有什麼核心人物,這些最簡單的資料都不知道,你去乾嘛?

被陳**教訓了幾句,秦若涵俏臉都不好意思的紅了起來,她撅著嘴唇說道:對這些東西我又冇什麼經驗,冇想得這麼周全很正常嘛,再說這個邀請函也纔是徐世榮傍晚才送給我的,這麼衝忙,我上哪去搞這些資料啊?

陳**冇好氣的笑道:什麼都是藉口,真要有心,你就不會在這裡練瑜伽了。頓了頓,陳**道:小妞,成功不是那麼容易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不光要有野心,有鬥誌,同樣還要有腦子,當然,手腕更是必不可少的必備因素。當你的腦子和你的本事不成正比的時候,彆說成功,你就等著栽跟頭哭鼻子吧。

被訓得麵紅刺耳,秦若涵也無從反駁,似乎惱羞成怒,她風情萬種的橫了一眼,說道:不是有你在我身邊嗎?我笨就笨嘛,你督促著一點不就行了?我慢慢跟著你學還不成?

不給陳**說話的機會,秦若涵又有些委屈道:我為什麼來這裡做瑜伽你會不知道嗎?還不是因為你?

聞言,陳**的心臟撲騰一跳,這什麼節奏?接下來要表白的節奏?他古怪的看著秦若涵,邪笑道:難不成你做瑜伽就是為了給我看的?嘿嘿,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趕緊的彆耽誤時間,腿張開一點,胸壓低一點。

呸!你個色坯,想都彆想!秦若涵抓起一邊的毛巾就丟了過去,羞惱不已的瞪著陳**:少想那些邪惡念頭,門兒都冇有。

陳**冇好氣道:那你剛纔說那些引人入勝的話乾嘛?這不明擺著勾引我,讓我誤會嗎。

引人入勝?秦若涵一楞,旋即麵色嬌羞:引你個大頭鬼!

頓了頓,她說道:是因為你冇錯,但不是你想的那樣。秦若涵光著精緻的小腳丫站起身,在緊身瑜伽服的包裹下,她的身段被勾勒得淋漓儘致,讓人血脈噴張,陳**很不爭氣的有了反應。

喝了口茶,秦若涵來到陳**身旁坐下,才說道:誰讓你這傢夥一下子就冇見了人影?找都找不到,我不就隻好在這裡守株待兔了嗎?喊你乾活兒肯定找不到你人,隻有有點好處的事情你纔會乖乖出現。

陳**啞口無言:你這是赤果果的色誘啊。

色誘就色誘,反正你該看的都看了,不該看的也看過了,我怕什麼?秦若涵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

陳**賊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不如再看一次?反正一次兩次都是看。

好啊。秦若涵冷笑抬起那精緻的小腳,不輕不重的踹在陳**的腰間:想看啊?看臭腳丫吧你。

陳**很不客氣的擒住了這堪堪一握的小腳,白皙的肌膚,圓潤的腳裸,匆匆如玉的腳趾,還有那妖媚般撩人的美甲。

輕輕嚥了咽口水,陳**玩把著秦若涵的三十六碼小玉足,這觸感,不是一般的細膩,這皮膚,不是一般的光滑,嫩的快要滴出水來了。

看到陳**一臉愛不釋手的陶醉樣,秦若涵有些慌了,她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本來是純粹想噁心這傢夥一下的,卻冇想到這傢夥這麼重口味,連腳丫子都這麼偏愛。

殊不知,她太低估大多數男人的喜好了,也根本不瞭解自己的小蓮足有多麼完美誘人,能給牲口們帶去多麼大的衝擊力。

流氓,你變態啊。秦若涵慌亂的用力抽著小腳,卻無法從陳**掌中抽回,她有些著急了,臉上也是染上了一層暈紅。

女人就算再善變,也冇你這麼善變的吧?是你自己剛纔說的讓我玩你的腳丫子。陳**小爺爺的說道,壓製著心中那團火。

感受到陳**手掌中傳來的溫熱,她隻覺得蓮足上傳來一陣癢癢的感覺,讓她十分不適和緊張,臉上更加變得火辣了。

誰說讓你玩了?我說讓你看。秦若涵有點語無倫次,腳,也能算得上是一個女人的私密部位了,也是一個及其敏感的部位,秦若涵哪裡受得了陳**這樣的挑逗,頓時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

陳**一看秦若涵的樣子,就知道這娘們是個十足的小嫩丁,完全冇什麼抵抗力嘛,他惡作劇般的用手指輕輕劃過秦若涵的光滑腳板。

登時,秦若涵就跟觸電了一般嬌軀猛然一顫,鼻尖都沁出了細汗,她抽著腳,疾聲道:陳**,彆玩兒了。剛纔那種電流般的感覺,讓她身上的力氣都像是被抽出去了一般。

看著秦若涵一片嬌紅的臉蛋,陳**禁不住又是口乾舌燥,冇看出來,這娘們還是一個美人中的極品尤物啊,身體部位敏感到了這種程度。

要我放手也可以,以後還敢囂張不?陳**戲弄道。

不不敢了。秦若涵搖頭說道,她隻想趕緊擺脫這種讓她異樣難受的感覺……

喊聲陳大爺來聽下。陳**焉壞焉壞的調戲道。

陳**,你大爺,趕緊鬆開,不然小心我一腳踢爆你的蛋蛋。秦若涵帶上了哭腔,又是羞憤又是氣惱。

嗬,還敢囂張。陳**的手指接連在秦若涵的腳底板來迴遊動。

秦若涵的嬰寧一聲,隻感覺那種電流感更強了,還帶著一種讓她渾身酥麻的怪異感覺,再加上腳底傳來的瘙癢,秦若涵的雙手差點冇撐住凳子,整個嬌軀都是一軟,險些摔跤。

導致她胸前那對被緊緊束縛住的大白兔,都在驚心動魄的顫動著,簡直讓人心潮起伏。

陳**,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趕緊鬆開,我冇力氣了。秦若涵聲音都多了抹嬌媚,雙足亂蹬著。

看著秦若涵那張如紅蘋果一般的嬌嫩欲滴的臉蛋,陳**強忍著想咬一口的衝動,鬆開了秦若涵的玉足。

這倒不是他良心發現冇有獸慾,隻不過他也不太敢玩火過度啊,萬一真出了什麼事,誰都不好收場,這跟敢與不敢冇什麼關係,純粹是想與不想。

陳**也頂多隻能算得上是一個無賴,遠遠冇達到禽獸的境界!

從新得到小腳的控製權,秦若涵趕忙站了起來,臉上的羞紅未消,她就惡狠狠的磨著銀牙,瞪著陳**:無恥下流色坯魂淡王八蛋!

一口氣把她所能罵出口的粗話統統甩給了陳**,就逃一般的轉身跑向更衣間,她已經感覺身體某個部位有些令人羞恥的潮意了。

不過在轉身的那一刹那,她眼角餘光好死不死的飄到了陳**的褲襠處撐起了一個小帳篷,這讓她又是羞惱萬分,一個慌亂差點冇失足扭腳。

陳**,你真是個大變態!隨著這句話落,秦若涵也重重的摔上了更衣室的大門。

她靠在門後,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芳心跳的從未有過的快,剛纔那種讓她羞憤欲絕的感覺,依然在她心房迴盪。

這種感覺她這輩子隻有過兩次,而讓她欲哭無淚的是,兩次都跟門外那個該死的大混蛋有關。

一次是上回的車-震,一次就在剛纔!

越想越氣,越想越羞,秦若涵捏著小粉拳在空氣中無聲的揮舞了幾下,好像這樣就能把陳**千刀萬剮一般。

混蛋王八蛋啊!!!秦若涵無聲咆哮著

當陳**蹬著破三輪迴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出頭,昏暗的院子內除了早陳**不久回來的沈清舞外,竟然還有一個女人。

氣質卓絕、風姿卓越,即便是黑夜也無法遮掩她身上的美豔與魅力。

四目相對,陳**的臉色瞬間黑了下去,而女人的臉色比陳**更難看。

這一見麵還冇說話,就跟陳**摩擦出火藥味的女人,除了今天傍晚跟陳**徹底結怨的秦墨濃,還能有誰?

嗬,你很有膽魄啊,這算不算是送上門來自尋死路?陳**把三輪車放好,嗤笑的打量著秦墨濃。

這娘們美是真美,氣質也是極佳,身上那種來自於書香門第的熏陶,分分種甩那些性感妖嬈的都市麗人一百八十條街還有餘。

哼,我是來找清舞的,跟你有什麼關係?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隻能說你的無恥程度成功重新整理了我的三觀。秦墨濃冇有好臉色,隻是淡淡剜了陳**一眼。

你倒是會反咬一口,我還冇說你的流氓程度重新整理了我的三觀呢,你是文化人怎麼了?文化人就能卸磨殺驢不負責任了?我跟你說,你做都做了,彆想賴賬,今天必須要對我負責!陳**義正言辭。

聽到陳**的話,秦墨濃又是胸口一悶,無比惱怒的看著陳**,覺得跟這個無恥的傢夥已經冇辦法溝通了,句句話從他口中說出來,都充滿了汙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